">365bet中文官网--值得信赖

您现在的位置:365bet中文官网 > 专升本辅导 > 高等数学辅导 >  > 正文

南开大学建学习中心 本科生做助教开展“课业帮扶”

2018-12-08 20:16http://www.baidu.com四川成人高考网

  “本来我们觉得也就十来个人,而且周一开始上课,周六才发的推送。没想到第一天下午的高数课一下子来了60多名同学。我们临时改换大教室,又找了‘外援’,才顺利解决了问题。”回想起学习中心“开张”当天的忙乱,南开大学本科教学质量监督评价中心郭晓媛印象深刻,但心里还是很开心,“说明同学们的需求很大!”

  为使学业困难的本科生能够补齐课业,提高成绩,今年秋季学期开始,南开大学教务处特别成立了学习中心,针对学业困难学生提供免费的“课业帮扶”。学校从本科生和少部分研究生中选拔聘请12位优秀的助教,固定时间、固定教室开展课业辅导。首期科目涉及高数、计算机、英语等公共必修课。帮扶举措一经推出便受到学生的关注,短短两天就有300余名学生报名。一些同学在报名系统后台留言:“为让学生顺利毕业,学校也是操碎了心”。

  南开大学津南校区公共教学楼B区423、424分别是一间阶梯教室和一个多人研修间。这里被教务处开辟为“课业帮扶”的专用教室,既能适应大班辅导,也能满足小型讨论的需要。3门公共课中,高数最为火爆。

  学习中心“开张”以来,每周一下午和周日上午,都有30余名同学前来听高数辅导。“来听讲的同学主要有两类,大部分是高数学习方面存在困难,课堂讲解跟不上,课下也很难自己‘消化’。还有相当一部分是高数学得比较好的,他们想来听听不同风格的讲解,开拓视野、加深理解。”学生助教、南开大学数学伯苓班大四学生牛建伟说。

  长期以来,社会对于大学学习存在一定误解,认为大学环境宽松,学生毕业不成问题。然而,事实上,要想顺利完成学业并不那么容易。“考进985、211高校,却无法毕业”的新闻屡受关注。即便是北大、清华,每年仍有一定比例的学生无法顺利毕业。

  南开大学的统计数据显示,2011年至2018年的8届本科生中,约700名学生无法在基本修业年限内顺利毕业,每年90人左右。2011年2017年,共计330名在校本科生受到一次学业警示,因两次学业警示退学者共54人。

  南开大学教务处教务行政科祝淑哲介绍,学生受到学业警示和无法顺利毕业的原因主要有三个方面:一是学习困难,学生本人比较努力,但对本人来说专业学习过于困难,造成成绩不佳,转专业同样受到影响。二是心理问题,对本专业失去兴趣,丧失学习目标和动力,出现厌学、逃避心理。三是其他原因,如沉迷游戏、身体原因、家庭影响等。

  “总体来看,学习困难导致受到学业警示或无法顺利毕业的占较大部分,但同样是最容易帮扶的对象,若能够及时或较早地对开始出现学习困难的学生进行帮扶,给予他们更多的关注、指导,相信在学业上能够帮助他们走出困境。”祝淑哲说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南开大学学习中心首批报名听讲的300余名学生,涉及22个学院,其中2018级新生约占92%,这令教务处的老师们很高兴。“这一方面说明,我们发布的信息已经覆盖到了学校大部分学院。更重要的是,说明大一新生们能够意识到学习方面的问题,而且主动寻求帮助,这有助于他们为整个四年的学习打下良好的基础。”郭晓媛说。

  经过调研,南开大学教务处的工作人员发现,学生对于“课业帮扶”的需求较大。甚至,校内论坛上也屡见“有偿求补课”的帖子,这类帖子在每年考试周前更为常见。

  《南开大学本科生学则》规定,同一学期内14(含14)学分及以上课程不及格或入学后的前两学年所修课程学分数低于50者将受到学业警示,受到学业警示后再次达到学业警示条件的,做退学处理。

  而学院教务老师和辅导员的反馈意见也较为一致,学生受到学业警示时“为时已晚”,希望能够从大一就开始对出现学习困难的学生进行帮扶,及时把“歪苗”扶正。

  “朋辈指导”是学习中心开展“学业帮扶”的主导思路。学长学姐走上讲台,更能拉近教与学的距离。

  今年秋季学期开学伊始,南开大学教务处打破常规,选拔聘用优秀的本科生担任助教,旨在推动“大班授课,小班讨论”和“讲一练二考三”的教学改革,提高本科课程教学质量。200余名优秀的本科生走上助教岗位。他们中学习成绩突出、具有辅导教学经验者被选为学习中心的助教“老师”。同时,也有部分研究生助教也参与“课业帮扶”。

  “一般公共课人数比较多,学生基础差异也较大。像英语和计算机这两门就存在地域差异、城乡差异。而高数是大家觉得都很难。”辅导“计算机C++”的助教学生张晶晗说,“这样的大课讲深了大家都学不会,讲浅了很多人觉得没意义,老师只能画一条平均线,照顾大多数。而那些基础好的学生也不会学得太好。”

  牛建伟的高数课会根据人数多少调整补习方式。“人少的时候就讨论交流,人多的时候就集中讲授共性问题,主要采取教材与习题相结合的方式,我会逐一询问他们有没有听懂,每次都会留出时间一对一辅导。”牛建伟说,他想帮助同学们理解高数,学会用数学思维来思考问题,并非死记硬背公式定理或者搞题海战术。

  与“火爆”的高数相比,英语课的教室则相对宽松。助教学生赵艺璇会根据不同学生的情况和需求设计课程内容,为每位同学制订学习计划。有的同学在英语写作和阅读方面存在不足,赵艺璇就以四级考试作文为例,讲英文写作的方法。有的同学听力不好,听不懂的时候很有挫败感,赵艺璇则建议同学选择适合自己的材料,先泛听自己感兴趣的题材,再逐步增加难度。

  张晶晗的计算机课则是典型的一对一辅导。“现在的同学都很直接。她们就抱着电脑来,说学姐我这个程序‘跑不了’,总是报错,请你帮我看看。每次我帮她们解决完问题之后,她们就很开心。”作为研二学生,张晶晗也经历过这样的学习过程,她十分理解学弟学妹们的心情。她总结,计算机课上机时间少,是出现学习问题的主要原因,课下自己研究费时费力,如果有人指导,就能事半功倍。

  年轻的助教们在课堂讲授的同时还利用网络“教学”。牛建伟开了一个学业帮扶的微信公众号,用来搜集同学们的提问,以便于提前备课,同时也能够随时随地进行线上答疑。赵艺璇建了一个“班级”群,在群里分享英语学习资料和自己的学习经验。

  “课业帮扶”的效果初步显现。“在学习中心感觉放松很多。原来在英语学习方面存在困惑,现在通过学姐的讲解不仅能学到具体的知识点,还掌握到很好的学习方法。”商学院大一学生小邓说。

  人工智能学院大一学生小罗几乎成了牛建伟的“粉丝”。“学长课讲得非常好,不仅能够把知识点讲清楚,也能指出我在看书、做题方面的问题。有一天我在高数课上产生了疑惑,时间关系没来得及问老师,就去找了学长,学长又很耐心地把整堂课的知识点帮我串讲了一遍。”

  助教们也普遍感到收获很大。“在学习中心帮助同学很有成就感。备课的过程实际上是加深理解、二次学习的过程。之前是以学生的角色学习,现在则是以老师的角色讲解,角色的转换对我的表达能力、知识功底都提出了更高的要求。”牛建伟说。

  张晶晗则在备课讲课过程中,把本科时期的知识又重拾了起来。“这就是一个教学相长的过程。我最近正在准备考教师资格证。在学习中心帮助同学,是我第一次扮演教师的角色,心中有责任感,也有成就感。”赵艺璇说。

  来参加学业帮扶的同学都很有礼貌。每次结束时大家都会说“学长学姐辛苦了”。有的同学则会主动帮忙擦黑板。这些暖心举动让助教们欣慰不已。

  教务处微信公众号的后台留言里,不少学生也提出了更多的意见建议,希望能够增加针对专业课的学业帮扶和提供大学学习生活的指导。

  南开大学本科教学质量监督评价中心副主任许亚楠介绍,一些理科学院的部分专业课难度较大,例如高等代数与解析几何、数学分析、有机化学,这就需要学院能够根据自身情况,有针对性地开展专业课帮扶。通过校院联动,最大限度地覆盖到更多学业困难的学生。

  “此外,我们预期达到的帮扶效果应该是全方位的,不局限于单纯的学习辅导。学习中心还将邀请有经验的教师开展专题辅导和讲座,帮助学生树立崇高的人生目标和职业理想,规划好大学四年生活。”许亚楠说。

  事实上,学习中心只是南开大学教务处酝酿成立的学业指导中心的一部分。该中心的成立,旨在全面贯彻落实新时代全国本科教育工作会议精神,实施南开“公能”特色的人才培养模式,逐步构建师生共同体,提升学校本科人才培养质量。

  据介绍,中心将构建以校级“名师面对面”“导师工作坊”为引领,学院班导师制、学业导师制为支撑,学习中心为抓手,学务会开展评价监督的学业指导工作体系。

  该中心的主要职责为满足不同类别学生在学业方面的需求,开展对学生在学业规划、学业困惑、专业选择、学习困难等方面的指导和帮扶,做到因材施教,促进学生成长成才。采用学业指导专家与学生面对面交流、课程的朋辈辅导、专题讲座、学业指导手册的编制、学业指导课程建设等,开通电话预约和网络预约系统,在教学楼设立学业指导工作坊,由学务会组织学生参与教学改革,开展专题调研,对学业指导中心的工作进行监督反馈等。

  南开大学教务处副处长邵庆辉介绍,成立学业指导中心对学生成长成才非常有必要。一是可以为师生搭建交流的平台,促进师生交流;二是可以为学生提供学业相关的咨询,帮助学生规划未来发展,树立人生目标;三是可以为学业困难学生提供学业帮扶,提升人才培养“成材率”;四是把学生学业反馈及时纳入教学中,形成制度体系,建立长效机制,为人才培养提供保障和支撑。

  “建设学业指导中心是学校提升本科教育质量的务实举措。目前,学业中心顺利试运行,展开了朋辈间的互助式学习、分享式学习。下一步,我们将健全学业指导工作体系,通过多方协调共同推动,全方位支持学生学业发展,丰富学生学习体验,促进学生自我成长和全面发展,最终实现人才培养的根本目标。”南开大学教务处处长李川勇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