">365bet中文官网--值得信赖

您现在的位置:365bet中文官网 > 专升本辅导 > 高等数学辅导 >  > 正文

不辞长做教书匠 94岁正当年——东北大学94岁退休教授谢绪恺“高数三部曲”之二《工数笔谈》出版

2019-05-09 18:08http://www.baidu.com四川成人高考网

  92岁,他创作让学生“一看就懂”的高等数学辅导书《高数笔谈》,成为“网红”教授,事迹被人民日报、光明日报报道,入选“感动沈阳人物”;

  94岁,他撰写的“高数三部曲”第二部—《工数笔谈》出版,化繁就简、接地气的内容,像“拉家常”一样把深奥晦涩的定理娓娓道来,打消学生对数学的畏难情绪;

  他,就是东北大学“资深男神”——理学院退休教授谢绪恺。这位曾在32岁就用“谢绪恺判据”惊艳了国际控制学界的科学家,并没有“隐逸江湖”,而是退而不休,笔耕不辍,坚持为学生编著“通俗易懂”的高数学习辅导教材。

  2015年,已年届90的谢绪恺,深感现行高等数学教材内容偏重演绎推理,学生学起来倍觉吃力。他有一个朴素的心愿:写一本通俗易懂的高数参考教材,让学生尽快手握高等数学这块工科“敲门砖”。

  谢绪恺说,“如果说数学专业的学生学数学是‘铸剑’,那么其他专业的学生更需要‘用剑’。作为一名老教师,想到许多学生还没有拿下高数这个‘拦路虎’,心中总觉得不安。”

  手写22万字书稿,手绘100多张图表,10余次校稿……2016年12月,《高数笔谈》出版了,让人感觉沉甸甸的。这本书,受到如潮的好评:“深入浅出,非常棒的高数科普读物,适合成年人阅读”“这样的高数教材,请给我来一打”……

  而正当此书在各大书店、网上书城都供不应求之际,谢绪恺又悄悄开始了《高数笔谈》姊妹篇《工数笔谈》的写作。

  “数学最令人着迷的地方,就是它的简洁之美和逻辑力量,这给人以追求真理的勇气。复杂问题说简单,并不是水平就低了;简单问题说复杂,也不是水平就高了。”为学生解决学习数学的难题,让学生知其然更知其所以然,是谢绪恺“乘胜追击”、完成《工数笔谈》的动力源。

  谢绪恺在书中把很多生产实际情况精炼成数学问题,或把数学定理还原成现实场景,努力让学生产生“柳暗花明又一村”的感觉,让他们一扫压在心头的困惑和阴霾。

  据谢绪恺介绍,他在书中讲解卷积定理的时候,以吃馒头为例,“馒头在胃里消化是按指数函数递减的,那么我讲卷积定理就从这里入手,很多工程实际问题同吃馒头的例子如出一辙,卷积的重要性在于为分析和解决工程问题提供了明晰的思路。”

  说到概率论时,谢老举的例子就是国际乒联改制,从每局21分制改成现在的11分制。“这是国际乒联有意为之,因为通过概率可以计算出来,比赛时间越长,中国选手技术好的优势就越明显,胜率也就越高。”

  “清朝范西屏和施襄夏都是围棋国手,两人的棋艺均臻化境,难分伯仲,相约手谈10局,试问每人各胜5局的概率是多少?”这样妙趣横生、语言古朴的例题,就出现在《工数笔谈》的第五章“概率论”里。“根据史实,把中华文化的精彩通过数学的问题呈现出来,一点也不会牵强附会。”谢绪恺眼里含笑对记者说,本书的写作完全出自自己55年的教学积淀,很多例题为自己亲手编制。

  “且夫水之积也不厚,则其负大舟也无力。”给学生喝一杯水,自己要先准备一大桶水。谢绪恺写书时,书桌上几乎没有参考书,功夫都下在动笔之前。他说:“图书馆里相关的书基本都要读一遍,弄懂吃透,装在脑子里。写书、教学都要厚积薄发。”

  在谢绪恺眼里,数学教育应担负起传播科学精神的使命,因为数学是培养理性思维和逻辑思维的利器,更是人类思维的“体操”。

  “科学精神是怀疑精神,要教会学生用怀疑的眼光看知识。先怀疑,再实证,才能有所创新。学数学或者学其他学科,要学思想方法,把知识应用起来。”谢绪恺感慨道。

  “数学这个学科本就是源于生活生产实践。”谢老表示,他更看重的是如何将数学问题与实际相结合,让学生能够从数学的视角,将理论和实践统一,并带动学生用这种思维方式思考其他问题。“我们要让学生学会质疑,学会批判,学会实证。”

  “我有55年的教学经验,别的事做不好,这件事能做好。”低调的谢老,其实有着高调的过去。他毕业于重庆中央大学无线电专业,说起来,还是曾任东北工学院院长、中国工程院院士陆钟武教授的学长。

  早在1957年全国第一届力学学术会议上,他的学术成果就得到了钱学森等学术巨擘的认可;32岁时提出的“谢绪恺判据”,让国际自动化学界第一次出现了以中国人名字命名的研究成果。现代控制理论方面的第一本中文教材《现代控制理论基础》也是由他撰写的。

  或许,正是这种“跨界”的思维和学科交叉的经历,造就了谢老宽广的学术视野。他总是能用最通俗的语言把“难啃”的高等数学讲得有意思、易接受。谢绪恺在书中这样写道:“本书第一步是希望读者知晓工科数学主要内容的实际含义是什么;第二步是启发读者去怀疑并思考这是为什么;第三步是盼望读者敢为人先做点什么。坦诚地讲,笔者也正在前行,三步并未走全,愿与大家共勉。”

  在长达55年的教学历程中,谢老教书育人两不误。他认为,学生一定要全面发展,学知识是一方面,做人更重要。如果一个人的德行不好,学问越大危害越大。“做学问要先做人,一个人要懂得学习不完全是为了自己,要想着为国家为人民作贡献,不能把个人利益放在首位,要卸下名缰利锁。”

  同时,谢老也认为坚持是难能可贵的品质,“有毅力的学生总能做出成果,我总和他们说,凡事都要持之以恒,这也是我的经验。”

  青春是生命的深泉在涌流。所有和谢绪恺接触过的人,都有一种如沐春风、如照暖阳的感觉。挺括的白衬衫外套一件毛背心,整洁中透着儒雅,朴素中不消风骨,谢老专注地坐在简陋的书桌前伏案写作的身影,让人感受到老一代知识分子的风韵和气度。

  对于自己在90岁以后仍然用手写的方式不停地著书立说,谢老总是笑着说:“我得到的太多,付出的太少,我想利用余下的时光,把几十年的教学经验写出来,流传后世,帮到他人,作为对国家对人民的回报。”

  谢老说,自己过得很充实,很快乐,以非常享受的心态,看待手中所做的事情。“我没有发愁的事,心情愉快,身体也就更健康。改革开放40年了,国家取得的成就非常了不得,我还能为国家做点事。一个人的价值得到别人的认可,就是最大的幸福。我做得越多,得到的回报也就越多,那我就更快乐,更幸福。”

  与谢绪恺的交流总是很轻松、很舒服的。老人家头脑清晰敏锐,讲话逻辑层次像数学定理一样明晰。“我今年94岁了,耳不聋眼不花,打电话也从来不用翻电话簿。”他能把常联系的出版社编辑的手机号全部背诵下来。

  94岁高龄仍然保持着很好的身体和精神状态,还能写出《高数笔谈》和《工数笔谈》这样引人入胜的高数学习参考书,对此,谢老将其归结为持之以恒地锻炼。“1963年春天,我的血压高压达到了180毫米汞柱,但我必须要教课。于是,我就坚持每天早起慢跑,风雨无阻,一直到今天。”谢老还坚持每天做保健按摩,早上起床后、午休后和晚上泡脚的时候都要做一遍,每次10分钟。

  谢老认为,坚持锻炼除了能让身体康健之外,还会带来效率的提升。住在养老院期间,谢老每天在写作之余,还要打台球、乒乓球,健身健脑两不误。“没有好身体,就无法完成写作。身体好了,工作效率就高。我用数学公式计算打台球的角度,成为了养老院的台球冠军!”谢绪恺幽默地说。

  “高数三部曲”的第三部,谢老已经写完了5本稿纸,他预计自己要写完16本稿纸才能够截稿。生命不息,奋斗不止,谢老一直在路上,他志在千里。